关闭服务就等于伤害用户?My Jam 并不这么认为

Home / 亚博体育不给提现 / 关闭服务就等于伤害用户?My Jam 并不这么认为

我们会在一周内将一切数据都删掉,因为我们已被收购或资金耗尽。

当一家创业公司关闭的时候,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熟悉的一幕。

正因为如此,我才想知道用户是否应该拥有像数据可移植性权利法案(DataPortabilityBillOfRights)这样一部立法。

创业公司在上面签字,承诺一旦他们破产,一定保证用户可以访问或导出他们在应用上面留下的大量数据。

在法案上签字的创业公司会得到一个徽章,表示他们会承诺这样做,让用户在考虑创建账户时,给予他们充分的信心。

但是,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数据可移植性权利法案。

相反,我们看到许多像Stitch之类的创业公司会立即关闭,即便是在收购消息宣布之前;比特币服务Buttercoin会告诉用户,他们只有4天时间将账户中的资金或相关数据转移;内容订阅服务TugboatYards则通知用户们,在被Facebook收购后不到一个月内,它将停止处理他们每个月收到的付款。

但幸运的是,有些心存顾忌的创业公司自愿做一些对得起用户的事情,毕竟这些人对他们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

今天,ThisIsMyJam就是这样做的:这家网站在关闭前允许用户分享2011年以来他们最喜欢的歌曲。

在一个充斥着大量社交媒体评价和推荐的世界,ThisIsMyJam让我们说,如果你本周相信我们,哪怕只有那么一会儿,也要听一听这个。

ThisIsMyJam上面共有200万首歌曲被20万用户分享。

尽管规模很小,但ThisIsMyJam仍在加班加点工作,为时刻关注它的用户们服务。

ThisIsMyJam由马修·奥格勒(MatthewOgle)和汉娜·多诺万(HannahDonovan)创建,最初属于音乐数据巨头TheEchoNest旗下子公司。

但是,在TheEchoNest被Spotify收购前6个月,它才将ThisIsMyJam剥离出去,这被外界普遍认为拆分时机不对。

随着流媒体音乐从一个碎片化网络变成统一、基于应用的流媒体服务,ThisIsMyJam的流量增长开始放缓。

实际上,ThisIsMyJam是基于网页的服务,没有资源去发展完整的移动体验,这注定它会走向失败。

最终,两位创始人跟不上ThisIsMyJam所依赖的各类服务的代码变化,关闭也就在所难免。

这些服务包括YouTube、SoundCloud、Twitter、Facebook、TheHypeMachine、TheEchoNest和亚马逊等公司。

因此,奥格勒和多诺万正在为ThisIsMyJam准备着绝唱。

目前,奥格勒在Spotify服务个性化和内容发现方面从事产品开发工作,而多诺万则是在音乐赞助订阅服务Drip负责产品设计工作。

ThisIsMyJam从未在技术方面引人注目,也从来没有呈现出成为企业巨头的迹象。

但是,用户却十分信任ThisIsMyJam,将自己最喜欢的艺术作品投入其中。

这就是为什么ThisIsMyJam是如此的可靠,会保留所共享的内容。

ThisIsMyJam并不是完全关闭,而是将在9月份以只读模式亮相。

在这种模式下,用户将无法共享更多的新内容,但他们可以收听该网站上所有的老歌曲,或者将该网站用做Spotify的播放列表。

这或多或少是我之前预料到的关闭服务后的情景。

MyJam的两位创始人

但是,ThisIsMyJam要做出更多的努力,使用户导出他们的歌曲、爱好和更多的信息,用作网站的文本列表,并且通过只读API。

两位创始人同样也将一些服务在Github上面开源,以防你想用自己的服务替代ThisIsMyJam的服务。

你可以决定不让你的信息存档,甚至也可以建立一个可爱的年刊风格引言和EternalJam。

关于如何创建一个美好的未来,ThisIsMyJam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,而在此时,考虑保留过去的事物就会显得困难了。

也许创业公司应该使用他们最后的资源做最后一搏,而不是以更体面的方式结束这一切。

不过,当失败降临时,如果开发人员不尊重他们的用户,它要想让那些用户贡献出自己的数据和努力,使下一次冒险获得成功,那么将会变得更加困难。

当我在Twitter上面问ThisIsMyJam团队,为什么要在关闭服务这个问题上投入这么多的精力,他们回答:从创建到现在,ThisIsMyJam一直在给用户提供一种缓慢、体贴的分享服务我们现在也不想改变这种状况。

我们会回馈用户!

翻译:皓岳